今天是

江苏省法学会民事诉讼法学研究会2015年年会综述

发布时间: 2015-12-17 文章来源: 江苏省法学会 作者: 字号:[大] [中] [小]

  在省法学会民事诉讼法学研究会2015年年会上,来自江苏省内各高校从事民事诉讼法学研究的专家学者及法院、检察院、律师事务所等实务部门的实务工作者就我国新民事诉讼法实施中的两个焦点问题——“司法公信力”和“立案登记制度”进行了深入的研讨和交流。现将年会研讨的主要内容综述如下。

  一、特邀专家谈司法公信力

  针对司法公信力的问题,特邀报告人——河南省民事诉讼法研究会会长、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王韶华——作了专题报告。他认为,我国司法改革进入了一个关键期,江苏省是司法改革的先行者。他指出,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法官的业务素质明显的提升;群众的法律意识、权利意识日益增强;民事诉讼立法也在不断的完善和发展之中。现阶段影响民事司法公信力的因素重点在于社会因素和司法政策,主要有几个方面:第一,社会的转型变革时期缺乏统一的价值观,导致民事诉讼裁判很难得到所有当事人及社会的认同。第二,司法腐败因素影响了司法的权威性和公信力。第三,地方对司法干预,主要体现在法院内部的行政化和科层化。第四,信访政策,尤其是前几年的人治思维、人治方式导致我国信访问题更加突出。第五,司法政策多变,明显体现出实用主义的思想倾向,如实践中过度强调调解等。因此,调解制度、以审判为中心的改革和陪审制度是当下民事诉讼研究急需关注的重点,它们对于提升司法公信力至关重要。

  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马荣在评议时认为:王韶华专委关于司法公信力和司法实务相结合的发言,为我们提供了很多可供研究的课题。一是虽然他认为十八大四中全会决定提出以审判为中心是回归司法规律的表现,也赞同刑事诉讼中把以审判为中心等同于以庭审为中心,但同时他认为在民事诉讼中把以审判为中心等同于以庭审为中心欠妥。例如,民事诉讼中的小额程序、简易程序是否需要庭审过程,值得疑问。民事诉讼中双方当事人可能没有像刑事诉讼中公诉人和被告辩护律师那么强的诉讼能力。从实际来看,我们的基层法院可能不需要进入庭审阶段就能把纠纷解决掉。二是他认为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应是ADR式的解决机制,而不是人民法院的调解披上人民调解的外衣。三是他认为陪审员制度的改革方向有些矛盾,人民陪审员的地位应该得到提高。

  江苏省法学会副会长刘克希就具体个案——全国环保第一案:泰州环保公益天价赔偿案——的一审、二审及其裁判思路等进行了阐述和分析。他通过个案分析以探讨司法公信力引发的种种问题,引起与会代表的关注和思考。

  二、司法公信力及其提升路径

  (一)司法公开的深化与司法公信力的提高

  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刘敏教授围绕司法公开与司法公信力提升作了主题报告,从听审请求权的视角进行了深度的思考和阐述。他对30年来我国在审判方式改革中出台的一些列有关司法公开的文件作了极为详细的梳理,以此说明我国的司法公开无论公开的广度还是公开的深度都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这具体体现在六个方面:一,从公开开庭审理到庭审的网上公开;二,从庭审公开到审判流程公开;三,从审判过程公开到执行信息公开;四,从社会公众旁听宣告判决到社会公众有权查阅生效裁判文书;五,从判决公开宣告到裁判文书网上公开;六,从审判公开到减刑、假释、暂予监外执行、国家赔偿公开。他认为,对于深化司法公开的价值定位,除了实现司法民主和裁判公正外,更应强调保障当事人的听审请求权,因为它直接影响司法公信力的基础。从保障当事人听审请求权角度深化司法公开,我国应当做到以下几点:一,庭审记录、当事人的起诉状、答辩状、代理人的代理词公开;二,进一步公开法官的心证;三,进一步公开法官的法律见解;四,规范公告送达,确保庭审向当事人公开。

  南京农业大学的孙永军副教授认为,司法公信力的构建涉及多种要素,如司法主体、法官素质、司法体制、司法的独立、司法的保障,甚至民众的社会意识之提升。最高院进行的司法改革也是以司法公开为突破口,以司法公开促进司法公正,司法公正促进司法公信力。1999年至今每一期的司法改革中,对司法公正的价值都相当重视,问题是为什么民众对我们司法公信力还是颇有微词?这反映出我们对于公开的方式和公开的理念,还有待研究。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二庭庭长夏正芳认为,司法公信力虽然涉及众多参与者,是个很宏大的话题,但最终是评价法院的。司法公信力缺失是不可否认的现状,社会需要司法公信力,公众才会更关注它。夏庭长认为,裁判文书作出的过程必须体现出不偏不倚性,裁判结果让所有人接受是不可实现的,我们不能保障判决的结果被每一个人接受,但作出判决的过程必须是每个人都看得见的。

  (二)司法公信力的提升路径

  淮安市人民法院钱斌院长围绕司法公信力的提升路径作了主题报告。他认为民事司法裁判的遵从情况能直接反应民事司法公信力的高低。因此,他从淮安市民事司法实践入手,深入挖掘制约民事司法裁判遵从获得的原因,并从理论上分析民事司法裁判获得的要素,在此基础上提出提高民事司法公信力的具体路径。首先,他分析了淮安市民事司法裁判获得遵从的现状。指出,淮安市司法裁判主要存在三个严重现象,反映出民事司法裁判尚未获得民众的普遍认可:一是超过三成的民事案件进入强制执行程序;二是民事申诉、信访仍然存在;三是公众对民事司法裁判的评价不高。

  他深入分析了民事司法裁判未获普遍认同的原因。第一,最根本的问题出在法院的民事诉讼审判指导思想发生偏差。第二,民事司法领域案多人少,法官力不从心。第三,涉法涉诉信访制度以及申诉、再审案件的大量存在,否认了司法裁判终局性的制度设计,导致法院作出生效判决之后,纠纷并没有终结性的解决反而进入其它渠道。第四,民事案件执行难反映法院的执行能力问题,向公众传达司法执行力不足的信息,加剧公众对司法的不信任。第五,司法主体能力不过硬,作风不过硬的现象,存在找关系、走后门等现象。第六,民事司法强制力不足等。

  针对上述问题,他提出了具体的提升路径。第一,在民事司法审判中切实贯彻法治思维,法官在司法审判中追求公平正义;坚持宪法法律至上,排除各方干扰,依法独立行使审判权;熟练运用法律方法和法律技术。第二,强化民事司法裁判终局性。人民法院适用再审程序,应充分平衡保障当事人诉权和维护裁判稳定性之间的关系,坚持依法纠错、有限再审和再审补充性原则,实现再审主体有限、再审事由有限、再审时间有限、再审管辖有限、再审次数有限。第三,增强民事司法裁判透明度。第四,加强民事法官队伍建设。第五,强化民事司法强制力。

  最高人民法院法官、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挂职)宋春雨评议时认为,司法公信力的讨论热潮与当前司法改革的大背景密切相关。他认为钱斌院长的文章体现了法官的特点和典型的法官思维:一是数据详实,用事实说话;二是切入点准确,司法公信力的核心是社会公众对司法裁判结果的信赖和遵从;三是采取了问题加解决方案的思路,思路清晰。他认为司法公信力是公权力在司法领域的体现,不能回避当前公权力受到挑战的现实情况,因此应提升法官尊荣感,加大对司法机关的投入。

  徐州丰县人民法院孙政法官在报告中认为,在民事诉讼领域,进行细致入微的良性设计以强化民事裁判中的形式理性,是一种提升民事司法公信力的有益尝试。他结合新出台的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具体阐释了作为民事裁判形式理性的几个重要方面,即裁判的作出应具及时性,说理应具逻辑性,效力应具稳定性,救济应具严肃性,同时也对每个方面提出了延伸性建议。

  南京市检察院民行处的曲莎莎检察官针对司法公信力与民事抗诉之关系问题作了主题报告。她认为:民事抗诉作为我国检察监督制度的组成部分,是启动再审程序的方式之一,其主旨是检察权对审判权的监督和制约。司法公信力的着眼点是司法与公众之间的互动、互评,司法是否公正,司法是否具有信用,需通过公众的评价来实现。可以把司法公信力解析为两部分:一是司法对公众的信用,也即司法公正。司法公正是产生司法公信力的基础,是提高司法公信力强有力的手段。二是公众对司法的信任,就是公众在亲身经历或有所了解司法的基础上,对司法人员、司法活动进行的正面评价。公众对司法的主观心态既可表现为关切、信赖、崇敬等,成为其信仰司法的基础;也可表现为质疑、厌恶、甚至鄙视,进而对司法产生不信任。

  民事抗诉与司法公信力的辩证关系中,其统一的一面体现在民事抗诉不仅是对审判权的监督,而是对审判权的支持,是对司法信任的维护。检察机关对法院确有错误的裁判提出抗诉,法院经再审改变原裁判,作出新的正确裁判,实现司法公正,有利于司法公信力的确立,有利于司法权威的树立。背离的一面体现在抗诉制度使得生效裁判的效力处在一种不稳定的状态,随时都有被终止执行的可能,使得同一案子在一定程度上被允许重复裁判,势必影响生效裁判的终局性效力,导致诉讼程序无法安定,当事人对司法的信任处于一种不安定状态。对于改进民事抗诉工作,她认为,应当从严把握法定抗诉事由,正确看待民事抗诉的功能定位;其次,将抗诉审查的重点放在程序违法方面,这样不仅可以降低审查的难度,更重要的是大大缩小法定事由解释的任意性空间,发挥民事诉讼法对抗诉权的约束作用;最后则是重构民事抗诉事由,规范民事抗诉行为。

  (三)司法公信力的失信与修复

  扬州高邮市人民法院研究室主任夏敏法官围绕程序失信与修复作了专题报告,对如何构建程序信任以提升民事司法公信力作了深度思考和阐述。他认为,民事司法公信力缺失的表现归纳起来主要为四个“不信任”:一是对诉讼程序的不信任。二是对诉讼规则的不信任。三是对诉讼效率的不信任。四是对诉讼结果的不信任。

  程序失信的危害主要体现为:一是对规制力的损害。二是对既判力的损害。三是对强制力的损害。四是对诚信力的损害。民事司法公信力的提升,在某种程度上是与程序失信的那些危害的消除同步的。为此,他认为必须做好以下几点:其一、程序正当。“人们在判断司法机构正当性的大小以及他们在多大程度上需要服从司法机构的决定时,首要的标准就是司法机构做决定的程序是否公平、合理。”其二、程序公平。法院在程序中的居中姿态和公平对待是影响程序信任的重要因素。其三、程序正义。就是在适用和执行程序规范的过程中,应当符合程序规范的立法本意和精神,经得起相关程序法理的推敲和程序伦理的考量,不仅要从专业角度建立一套针对程序适用与执行的内部监督评价体系,还要从公众朴素的情感和更直觉的层面建立一套关于程序合理性的外部分析评价体系作为补充。其四、程序安定。维护程序安定,关键就是要改变那种把程序作为结果需要的工具意识,尊重程序的独立价值,从实现和保障权利的角度适用和执行程序规范。

  苏州大学张永泉教授在评议中表达三个观点:第一,司法公信力与公正的关系。公正带有不确定性,法院认为裁判是公正的,检察院可能认为是不公正的,而合议庭、审委会讨论又有不同意见。我们遵循的原则少数服从多数,多数一定对吗?所以公正度与公信力有关,但不具有很重要的联系。不同主体、不同利益阶层,甚至法律共同体之内对一个案件都是有不同理解的。第二,是司法程序权威与公信力。民事审判程序过程是非常不权威的。如在诉讼中,当事人讲假话的很多,但受处罚的很少,诉讼法中强制的措施很少。诉讼程序的权威要树立起来,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第三,是司法主体的权威。我们现在要做的是树立法官群体的权威,域外公信力比较高的国家,法官的地位一定是比较高的。

  三、立案登记制度的理论与实践

  近期,《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改革法院案件受理制度,变立案审查制为立案登记制,对人民法院依法应该受理的案件,做到有案必立、有诉必理,保障当事人诉权。”改革的目的是要通过改进工作机制、加强责任追究,切实解决人民群众反映强烈的“立案难”问题,保障当事人诉权。这样的规定虽然给我国的立案登记制度指明了改革的方向,但在司法实践中,我国的立案登记制度的可行性还是面临着一定的困境。

  (一)立案登记制的理解与适用

  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方明航法官从实证分析的角度,对我国立案登记制度的构建与完善作了主题报告。他主要通过对T法院2013-2014年不予受理案件进行分析,总结出我国在建构诉讼程序结构时,实际上把诉讼程序开始的要件(诉讼开始的要件)与法院作出实体判决的要件(诉讼要件)混淆起来。同时他认为立案登记制度在我国的可行性存在三个问题:第一,对立案登记的理解有偏差,不少法院变立案审查制为立案登记制的尝试还十分粗糙;第二,主管(管辖)逻辑不同,登记性质或模式不同。在不同的主管逻辑之下,决定纠纷如何进入法院的制度就不同:前者是先纳入,后分流,属于开放性模式,表现为立案登记;后者是先分流,后纳入,属于把关模式,表现为立案审查;第三,诉权的缺位。立案审查制度设计缺少当事人的参与,当事人的诉权行使并不能对诉讼程序的启动产生必然的影响。最后,他对我国立案登记制度的出路提出了三方面的建议:一,对起诉条件的审查应当主要集中于对起诉状内容的审查。二,对受案范围的审查,除了正面框定法院受案范围,还应当制定明确的受案范围负面清单,向社会公示不予登记立案的详细类别名单,实行“非禁止即登记”原则。三,对不符合立案条件的案件,必须给予当事人一个救济途径,为防止滥用诉权,也必须设立一定的预防和惩戒措施。

  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的牛延佳法官从立案登记制度下的诉权保障出发,对立案登记制进行了探究。她认为,立案登记制度下的诉权保障应当弱化立案庭的审查功能,更多强调形式上的审查。同时,立案时必须分清起诉要件和诉讼要件之间的区别,以便保护当事人的诉权。她强调,法院必须在法定期限内立案,改变审查制度下的久拖不立现象,司法实务中必须正确看待以下几个方面:一,正确处理依法立案与滥用诉权问题;二,正确处理依法立案与制裁不予受理以及不立案的情形;三,正确看待立案登记制度,避免走极端;四,充分发挥律师等法律工作者的作用,引导当事人依法起诉。

  南京大学法学院严仁群教授评议时认为,我国的立案登记制度的建立有一定进步的地方,但在司法实务中的可行性方面却存在许多的疑问。他提出四大问题:一,所谓完全的立案登记制是什么;二,实务界对立案登记制度存在的担忧;三,对当事人的诉权如何理解;四,我国在民事诉讼法法典未修改的前提下,立案登记制度是否真的有效。这些问题都值得理论界和实务界探讨。

  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一庭贡永红庭长认为,立案难的问题主要体现在行政诉讼案件中。她主要从两个方面发表观点:一方面是立案登记制度在对案件立案进行审查时应当注重案件的形式审查,主要对当事人的身份进行审查核实,同时要审查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以及内容是否符合法律的要求等方面。另一方面,立案登记制度下的审查是有边界的,应当规定不应审查的负面清单问题,从而引导当事人进行诚实诉讼。

  (二)立案登记制可能存在的困境

  南京市鼓楼区人民法院民三庭庭长李子木从司法实务中的三个角度探索立案登记制度。首先,他提出诉讼要件的考察是否一概可以从立案阶段排除的问题。他认为这方面至少有两个问题值得探讨:第一,今后的立案部分的工作重心将由审查转为诉讼服务,但如果案件经过长时间的审理,当事人花费若干诉讼成本之后仍被驳回起诉,对于多数原告恐怕难以接受。第二,是否与涉案当事人发生过与本案诉讼标的相同或诉讼请求具有同一性的诉讼,应当列入诉状应记明事项。他认为,部分当事人反复诉讼、故意隐瞒重复起诉的事实,对这种浪费有限司法资源的现象有必要作出规制。其次,他提出起诉要件中的起诉事实是否应该具体化,起诉理由是否应当保留的问题。他认为,理由具有与原因事实对照、两相“视域融合”的功能,因此理由部分仍应在起诉条件中予以保留;因其不能限制法院的判断,并非具体化的客体,故不宜赋予原告过重的论证负担。最后,他提出起诉证据是否仍然作为诉状的必备附件问题。他认为,起诉证据仍然应作为诉状的必备附件。原因在于:一,在对主张责任不够重视的情况下,实务界将事实等同于证据。二,在欠缺强制答辩,诉的变更、合并、反诉可推迟至辩论终结前提出等综合制度背景下,如原告不需要提交起诉证据,则及时举证的原动力被进一步削弱,极有可能在庭前会议或证据交换时,双方均未积极举证,难以有效地实现诉讼促进。

  淮安市清浦区人民法院张广兄法官认为,立案登记制度的顺利实施,需要排除许多障碍。他认为必须处理好立案登记制与案多人少冲突的协调问题,通过加强基层法院的审判队伍建设以及推进法院、庭长办案制度,推行“一审两陪”合议模式等来排除障碍。同时,立案登记制度的建立必须化解与送达难之间的矛盾,并且必须化解与敏感性案件规避之间的矛盾。最后他还强调,立案登记制度建立的同时,必须防止滥诉现象与虚假诉讼的发生,倡导诚实诉讼的问题。

  扬州大学法学院副教授曲昇霞从登记立案司法解释的角度探讨我国司法实践该如何应对的问题。首先,她从登记立案文本出发,通过对1991年《民事诉讼法》第112条、2012年《民事诉讼法》第123条以及2015年《民诉解释》第208条进行对比,得出立案程序其实是没有实质性的改变的。其次,她认为登记立案制后对法院的司法活动会带来很多困扰,主要体现在三方面:一,将立案登记进行了繁琐的扩张解释;二,针对“收案”设置了多元繁杂的审查回应程序;三,立案庭与审判庭因不完备的登记立案而致功能紊乱,重复性工作增多。最后,她认为,破解法院受案的困境,必须明确法院主管范围与主管争议的解决机制;破解登记程序的复杂,必须要求起诉要件的简化和起诉内容的规范化;破解当事人程序保障的缺少,必须有以听审权保障为核心的诉讼要件审查程序改造。

  扬州市江都市人民法院袁江华院长评议时指出,立案登记制在理论与实践方面存在一定的困境,必须理性对待立案登记制:一,对于立案登记制的改革背景的理解;二,对立案登记制度实践与理论的探索;三,最高院对于理论与实务的司法规定;四,当前立案登记制应当关注的重点问题。

  连云港市中级人民法院李江蓉副院长认为,在立案难的问题上实务界与理论界存在不同的认识。实务中,立案并非是学者所想象的那么困难。对于立案难的原因很多时候是来自当事人,当事人到法院之后,并不知道具体的流程和操作,势必会造成立案难的问题。另外,她认为,对法院而言,在落实上级要求的前提下,应当思考如何使立案登记制的健康良性运转。在良性运转问题上,更多的应该是对法院在立案制的内部制度设计方面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会议自由发言阶段,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顾卫平副院长以“辛普森杀妻案”作例子,认为真正的司法公信力可能来源于制度合理的安排。在评判案件的公正性问题方面,淮阴师范学院喻怀峰老师认为,当事人可能追求的是一个结果的公正,而保障结果公正的前提应该是程序公正。这主要的区别在于判断公正的路径方面存在不同的看法。

  关于立案登记制度,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陈爱武教授提出三点看法:一,宏观层面,主要看法院的能力,即法院在整个权利架构中的地位、权限和能力,如果在司法不能的情况下,将案件强行纳入诉讼,可能更加无法体现司法的公信力。二,中观层面,即从民事诉讼制度层面看,真正的立法登记制度的实施和落实需要民事诉讼制度的结构变革来实现,如诉讼分为诉讼要件审查、本案审理等几个阶段,而这个变革必须通过立法的修改来实现。在《民事诉讼法》第119条没有变化的情况下,立案登记制度的推进其实没有实质的变化。三,微观层面,立案登记制的实施还需要通过具体细节的规定来满足其正常运行的需求。例如,对文书的要求,怎样的文书才符合立案的要求?必须要有立法指导性的意见,如文书必要记载事项。

  (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教授陈爱武、硕士研究生刘廉超、汪放、王根才 整理)

供稿:
责编:
【加入收藏】 【关闭窗口】 【打印此文】

版权所有:江苏省法学会  苏ICP备17005334号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